雾君三岁半

薄衫如旧,盛世相酬。


幸会。

[aph/朝耀] 不列颠新娘


——Come back we’re running right back.
回来吧 我们重新来过。

——Here we go again.
我们重新来过。

层层深宫内,绫罗床榻间。
雍容华贵的屋室内精致繁琐的帛纹如梦魇般蔓延,连城玉榻上的东方美人颓然侧卧。
青丝三千,一泻千里。烟雾缭绕,纸醉金迷。
昔日令白瓷逊色三分的眼角今时今日已是一片狼籍,浓重的黑眼圈却又勾勒出一种别致的美。
点绛唇,一梦深。琥珀色的瞳孔空洞无神,再无当年一颦一笑倾倒众生之神韵。
今非昔比,如今的王耀是亚瑟的所有物。
确切的说,是亚瑟手中鸦/片的傀儡。

“耀,”举止优雅的绅士撩起层层流光四溢的珠帘,缓缓走向王耀所在的床榻。
王耀没有理他,继续玩着吞云吐雾的游戏。
“耀,我给你带来了你最爱的东西。”金发碧眼的男人风度翩翩地微笑,从名贵的欧式手包中取出几包漆黑的膏体。
王耀闻到新鲜药品的味道,兴奋地挑了挑细长的黛眉。
“这个,是要你自己争取的哦。”
斯文败类。
赔笑着的美人暗自恶狠狠地骂道。
王耀放下还没享用完的烟斗与黑色膏体,攀上亚瑟的肩头,与另一个灵动的舌尖主动性地嬉戏。亚瑟顺势把王耀按到床上躺好。
羸弱美人的吻总是很撩人,因为这是衣冠绅士付出代价的。
不过是一场交易,总会为了些什么动心。

亚瑟第一次见到王耀的时候,这只来自神秘东方的妖精还是高高在上的。他高傲的神态使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征服欲望。
亚瑟想把他吻到眼角湿红,做到衣衫不整意乱情迷,吻遍他的一头青丝,将他据为己有。
他就是只妖精,能吸人魂魄。
多少个日夜亚瑟魂牵梦萦,眼里只有王耀国色天香的容颜与香肩。
如今他用罂粟的毒药终于蛊惑了这只高傲妖精的身体。
而失去魂魄愈陷愈深的自始至终只有他亚瑟一人。

“亚瑟…"王耀第一次在梦中呼唤亚瑟的名字,好看的眉头却是紧锁着的,“放过我…"
亚瑟轻轻吻着王耀白皙分明的指节,神色逐渐黯淡。
我不会放过你,因为我早已爱上你了。
如果前方是地狱,请让我与你一同堕落。

亚瑟在给王耀的东西里放了些怡情的药。
玉池沐浴后,出浴美人只简单地披了件白色天蚕丝浴袍。液体从肌肤渗入丝面,纤弱绝美的肉体若隐若现。
这次的王耀肤色白里透红,也许是药起了作用,举手投足间多了些淫靡的香氛。
“亚瑟…"王耀衣衫不整地款款走向榻上小憩的亚瑟,轻声唤着令他深恶痛绝的名字。
感觉到有人跨坐在自己身上,亚瑟下身有些燥热。
“亚瑟…啊…我想…"睁眼,映入眼帘的是香肩半露,被药物折磨着的高傲美人,水汽氤氲的狭长美目正抑制并渴望地望着他。
深情款款?不,应该是色情满满。
亚瑟的理智瞬间降到负数。
“我想要…"美人一语闭,被暴露本性的绅士死死地摁在床上,青丝铺了一榻。
朱唇皓齿,辗转纠缠。
色授魂与,颠倒荣华。
美目含情,国色天香。

他终究只能得到王耀的肉体。

——Here we go again.
我们重新来过。



评论(7)

热度(95)

  1. 姬haha雾君三岁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