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君三岁半

薄衫如旧,盛世相酬。


幸会。

[aph/露中] 金色锁链 千年囚笼

*来自某学妹儿的五十fo点文ww
*梗来自 童话三十题
*时间魔王露x金丝雀中
*回忆杀注意

Everytime I try to fly
每当我尝试飞行
I fall without my wings
却又折翼坠落
I feel so small
微不足道
I guess I need you, baby
亲爱的,我想我需要你

王耀是一只在雕花铁笼中待了三千年的金丝雀。
他拥有金缕一般的羽翼与琥珀色的双眸,时而化作人形。
那真的是一只妖精。

铁笼被大祭司用秘术封印在禁闭的空间内,铁笼外是层层叠叠的符咒与灵器。
一望无际的黑暗,只有王耀的双翼作为唯一的光源晕染出金色的微光。
被禁锢其中的鸟儿,早在千年前就习惯了这般无边的绝望。
捉不住的光,和用之不竭的暗。

篡改时间的魔王伊万循着好奇心,破开层层封印进入了这里。
“你是谁阿鲁?”伊万踏入王耀的领域时,化作人形的他还枕在铁笼的栏杆上小憩。
“这句话好像应该是万尼亚问你才对的呢~”系着围巾的青年一脸纯良地笑着,企图将王耀的铁笼打开。
这是王耀有记忆以来所见过的第一位有生命的物体。
“我的名字是王耀阿鲁。”
王耀眨着忽闪忽闪的灿金瞳,墨色的睫毛上下间翩然起舞。
伊万望着王耀好看的双眸不作声,笑容僵在嘴角。

铁笼纹丝不动。
原来是这样。

他被封印在这里的原因原来是这样。
原来通过他的瞳孔能够看到自己的未来。
这样违背秩序的事物怎能被允许存在于世。
就像,以篡改时间维持生命的自己一样。

金色眼瞳中的自己正在一片莲叶接天的荷塘中亲吻着王耀。
真是太荒谬了。
首先王耀不可能离开这个封印,其次自己也不会在奇怪的地方做这种…事情吧。
那么这究竟是什么。

“万尼亚觉得小耀的眼睛很漂亮呢~”伊万企图用微笑掩饰自己的内心想法,走近王耀的铁笼。
“万尼亚是谁阿鲁?”王耀一脸茫然地望着这位笑容僵硬的奇怪青年,将自己的一缕青丝缠绕在手腕粗细的铁栏杆上。
“万尼亚就是万尼亚呀~”伊万解开缠绕在铁栏杆上的发丝,捧在手心把玩。
王耀没理他,将精致的面容停在对方的鼻子一尺远,精怪一般凝视着伊万紫色的双眼。
“你可以,帮我解开封印吗?”

“万尼亚也许…可以把时间往回拨一些…”
伊万挥动不知何时握在手中的魔法小棒棒,白光划破混沌。

“原来…你已经活了五千多年了……”
伊万一改往常的笑容,没有过多的表情陈述在脸上。

时间飞速地倒回,王耀感到一阵轻微的头痛。
每一个百年都被画面的一帧匆匆带过。
回到,三千年前。

三千年前的王耀是一位天真烂漫的美少年。
容貌与现在无差,气质上却是清纯许多。
而伊万在王耀的记忆中看到了自己。
而且是作为,恋人。

那时的王耀坐在江南水乡的小舟中,苏州园林的檐角上,西湖的接天莲叶掩映下,笑容靓丽到晃乱了伊万的眼。
“伊万,我好像喜欢上你了阿鲁。”
那时的少年逆着光这么说道,身后是一片眩美的光影。
那时的伊万迎着光熊抱着他,身前是一片清新的阳光。
美到窒息。

“小耀要和万尼亚一直一直在一起哟~”
懵懂的伊万按照禁书里的秘术将王耀和自己封印在一个巨大的法阵中。
咒起,符落。
封印失败。
王耀被化为一只长生不老的金丝雀,被抹去记忆封印在黑暗狭小的铁笼中,并拥有的眼瞳的秘术。
而伊万作为施咒方,被抹去记忆后拥有了篡改时间的能力。
三千年后的重逢,谁也没有认出谁。
只有伊万惊鸿一瞥的刹那,从王耀的眼瞳中窥到了从前的光景。
他什么都记起来了。
什么都想起来了。
可是他的小耀,却再也记不起来了。

“小耀,万尼亚好舍不得你呢~”
伊万走向一个新画好的法阵。
咒起,符落。
封印成功。

铁笼内坐着一位系着围巾,紫色眼瞳的青年。
“小耀,万尼亚等了你三千年哟~”
三千年后的伊万对误闯入封印的青年温柔地笑。
“你是谁阿鲁?”

I may have made it rain
错误已经造成

Please forgive me
请你原谅我

My weakness caused you pain
如果我曾带给你苦痛

And this song is my sorry
这首歌就是我的歉意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