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君三岁半

薄衫如旧,盛世相酬。


幸会。

[aph/仏英] 藤蔓缠绕的雕花铁门

*流浪骑士法x献祭王子英
*点梗,给共污学妹的生贺文

弗朗西斯四岁那年随父母来到w大陆。
“你要像你父亲那样,成为一个保护他人的骑士。”
他的母亲临终前这么嘱咐他。
四岁的弗朗西斯一脸茫然地望着母亲闭合的双眼,郑重地点头。

六岁的小骑士弗朗西斯初识亚瑟是在后山的雕花铁门后。
某次与同伴玩耍后,小弗朗西斯没有照常回家,而是跑去荒无人烟,常常是怪谈之源的后山探路。
重重迷雾环绕中,他听到有人在哭。
真正的骑士一定是乐于助人的。
小弗朗西斯壮着胆子向声源走去。
那是一个巨大的庭院。
藤蔓缠绕的雕花铁门后,是一个瘦小的身影。

铁门后面有个小男孩在哭。
小弗朗西斯决定帮帮他。
“嘿,我是x部落的弗朗西斯,”小弗朗西斯露出一个十分具有亲和力的微笑,“我都把名字告诉你啦,你也告诉我你的名字,好不好呀?”
男孩穿着纹样繁复的袍子,瞪大了水汪汪的翠绿色眸子看着他。
“你不告诉我的话,我就猜啦?彼得,汤姆,约翰,杰瑞,还有…嗯,亚瑟…"
男孩瞪大了原先就很大的眼睛。
“呐,我猜对啦?”小弗朗西斯把胳膊吊在铁门上对着小亚瑟笑,“作为惩罚,你得告诉我你哭鼻子的理由!嘿嘿!”
小亚瑟张张嘴,却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你不会说话?”小弗朗西斯撅撅嘴,自言自语道,
“原来你是小哑巴呀。”
小亚瑟无奈地望着他,也就忘了自己刚刚在哭的事儿了。

知道了后山铁门后的秘密后,小弗朗西斯一有空就去找小亚瑟玩。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在谈天说地,小亚瑟坐在雕花铁门后,听他讲完一个故事偶尔会笑一下。
小弗朗西斯觉得那大概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笑容了。
这样的日子直到小亚瑟被关进铁门后的高塔中。

“亚瑟!亚瑟!”十五岁少年骑士弗朗西斯穿着父亲的不合身的盔甲,捧着一束红玫瑰,欣喜地呼唤着心上人的名字,“哥哥我的小甜心亚瑟今天藏到哪里去了呢?”
回应他的是长时间的空气焦躁的声音。
“亚瑟,快出来啦!快出来看哥哥我今天偷偷穿上了老爸的盔甲!还给你带了花!”
“是红玫瑰哟!哥哥我花光了所有的零花钱给你买的!”
“小亚瑟…你再不出来…我就把它送给邻居家小姑娘啦?”
“亚瑟!亚瑟!出来啊…"
十二岁的亚瑟坐在高塔华丽精致的天鹅绒地毯上,抱着小腿小声地哭。

“亚瑟!你在塔里吗?”铁门后的弗朗西斯哑着引以为傲的嗓子疲惫地问。
“如果你在塔里的话,站在窗口,让我看看你可以吗?”
亚瑟咬白了原本红润的下唇,抹掉眼泪,从地毯上爬起来,踮起脚尖,艰难地使自己能够从窗口露出一个脑袋。
“亚瑟!太好了你还在!”弗朗西斯摇摇欲坠的心终于得到了安慰,“太好了…”
如果你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消失,我就真得把花送给隔壁的小姑娘了。
哼,哥哥我才不会那么做呢。
因为只有哥哥我的小亚瑟才配得上拥有玫瑰这样高贵的花。
“接好了!”弗朗西斯把整束花拆成一支一支,装进自制的小弹弓,向亚瑟的窗口弹射。
一支打到了塔身上,一支落进了旁边的灌木丛,一支射到了塔后不知所踪……
最后一支弗朗西斯拼尽全力终于投进了亚瑟的塔内。
亚瑟将那支玫瑰捡起,插到书桌上的文玩琉璃花瓶中,却不经意间发现了一张系在花枝上的细字条。
——小心别被刺扎到手了,很疼的。
浪漫豪放的花体字这么写道,一看就知道是出自谁的手笔。
亚瑟笑着骂了一句“笨蛋”,把字条仔细叠好收进放宝贝的小匣子里。

十四岁,亚瑟出落成一个水出芙蓉的少年。
而年方十七的弗朗西斯再无法抑制这份热切的感情,他向亚瑟表白了。
“亚瑟,我想我真的喜欢上你了,从四年前开始。”
“我想我们是天生一对,你呢?”
这样的告白一连几天都没有得到回应。
一周过去,弗朗西斯只当是亚瑟害羞了。
半个月过去,弗朗西斯开始有些担心了。
一个月过去,弗朗西斯决定亲自去找亚瑟。

弗朗西斯从未想过试图翻越铁门,爬上高塔去找亚瑟。
今非往日,心急如焚的青年骑士只想跨越一切障碍去守护自己的心上人。
管理世界秩序的巨龙告诉他,亚瑟是w大陆最小的王子,出生的目的是为了作为祭品为大陆的和平与富饶献祭。因为他的身体里流淌着龙血。
所以他自小被关在深山的铁门中,不得接近旁人。
所以当他十二岁时,正是龙血细胞的分裂关键期,看管他的侍从将他关入了金碧辉煌的高塔中,想要断绝他与世界的一切联系。
可是他爱上了弗朗西斯,谁都没有想到。
他们竟然相爱了。

巨龙大发慈悲地同意带弗朗西斯去看他的亚瑟最后一眼。
亚瑟面色苍白地倒在塔心的血泊中,心脏处不断涌出潺潺黑血,浸润着古老的法器。
那是龙血。
拥有一滴,即可起死回生。
拥有一升,即可为所欲为呼风唤雨。
亚瑟生来只是继承龙血的工具而已,这一切结束后,他不过是一个废品,或者一具美丽的空壳。
弗朗西斯抱着亚瑟失去神智的身体,将唇轻轻贴在了亚瑟的唇上。
亚瑟醒了。
他说,
我才不会喜欢上你这个笨蛋呢,才怪。
然后他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骑士在后山神秘铁门后的高塔里守了一辈子,据说是为了少年时沉睡的爱人。
只有雕花铁门依旧被藤蔓缠绕,在岁月的长河里静静地守候着这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Just close your eyes, the sun is going down.
You'll be alright, no one can hurt you now.
Come morning light, you and I'll be safe and sound.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