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君三岁半

薄衫如旧,盛世相酬。


幸会。

[aph/仏英]最后的吟唱


*吟游诗人/红衣主教 法x善良的原罪 英

In the beginning God created the heavens and the earth.
起初,神创造天地。

And God said, "Let there be light," and there was light.
神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God saw that the light was good, and he separated the light from the darkness.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弗朗西斯是西北大陆的吟游诗人,一把竖琴一本圣经行走大陆。
前往圣殿的途中,一个灵能古怪的树丛引起了他的注意。
站在那个树丛中完全感受不到灵力,自己的灵力也会化值为零。
真是太奇怪了。
弗朗西斯拨开茂密繁森的灌木艰难前行。
灌木的前方还是一片灌木。
几十米后是一个特殊的结界,为古老的禁术所封印。
弗朗西斯却毫不费力地解开了它。
太奇怪了,一切都恍如偶然。

眼前是一座巨大的花园。玫瑰,鸢尾,各类奇花异草交相辉映。
花坪中间是一块白玉棺。
一位绝美的少年双手合在胸前平躺在白玉棺上。
惊艳,静美。
少年有一头金色的碎发,眉毛略粗,睫毛纤长。肤白胜雪,近处能看到隐隐有血管从深处透出来。他的双唇极美,是浅浅的朱红色。

弗朗西斯的视线竟无法从他精致如瓷娃娃般的面容上移开。
他缓步走近少年,鬼使神差地吻了下去。

沉睡的少年忽然睁开双眼,茫然地望着弗朗西斯。
那双眼睛很美,精致的轮廓,祖母绿的眼瞳。
眼角湿润,清澈,如湖水。

真是,太奇怪了。
弗朗西斯下意识地摸摸上嘴唇,怔怔地望着少年。
少年也静静地看着弗朗西斯。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幸会,在下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西北大陆的吟游诗人。”
半鞠躬,右手轻搭在胸前。
无论内心再疑惑,弗朗西斯决定先给对方一个良好的印象。
少年从白玉棺上坐起来,揉揉闭合了将近一千年的双眼。
“我叫亚瑟.柯克兰。我只记得这个了。”亚瑟抬手指向弗朗西斯的眉心,一个鸢尾花环出现在弗朗西斯头顶。
弗朗西斯惊喜地看着眼前垂下来的枝叶,感叹造物者的神奇。
“这些,我好像生来就会。”
亚瑟又凌空变出几朵形态各异的花,不一会儿,白玉棺上开出一片小花园。
好美。视线无法移开。
弗朗西斯莫名地放下了警惕。
他…是山中的精怪吗?

弗朗西斯记得姥姥给自己讲过一个故事。
一千年前的巨大战役是因一位少年而起。
少年很善良,据说见过他容颜的人终身无法忘怀。他是西北大陆的花神,掌管大陆上一切盛开的花朵。机缘巧合下,少年和当时浪漫多金的红衣主教相爱了。后来,主教发现当少年靠近生命力较弱的生灵时,生灵会死去,而花会更加茂盛华美。
少年,是传说中带来灾难的“原罪”。
主教为群众势力所迫,将少年用一个吻封印在不为人知的繁花秘境,自己也因法力耗尽而灰飞烟灭。

事实与传说总是无比的相似。
他,会是“原罪”吗?
为什么自己会如此轻易地解开结界?为什么自己会情不自禁地吻上少年?为什么少年仅仅会因为自己的一个吻而醒来?
为什么?太奇怪了。

亚瑟将一朵洁白的茉莉别在弗朗西斯耳后,满意地欣赏自己的作品。
“茉莉的花语是…”
“清纯,贞洁,质朴,玲珑,还有…迷人。"亚瑟的脸微微泛红。
弗朗西斯觉得亚瑟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白水仙。
他真的,太美了。美到不真实。

弗朗西斯在亚瑟的花园里不知不觉待了一个多月。
他几乎忘记了要去圣殿的事。
朝夕相伴,夜夜相谈。
亚瑟睡在白玉棺上,他就躺在他身旁的花丛中。
亚瑟平稳的呼吸声使他更容易进入睡眠。
他想他已经爱上亚瑟了,这位清澈如水,容易脸红的可爱少年。

该来的总是会来,弗朗西斯终于不得不起程前往圣殿了。
亚瑟站在结界口向他微笑。
“亚瑟,我好像爱上你了。”
弗朗西斯在亚瑟唇间一翻撩拨后飞快地跑了。

“笨蛋。”

到达圣殿后,长老们告知弗朗西斯,近一个月来民间死亡率骤升,是他失手破坏结界解开封印的后果。
他的猜测得到了证实。
亚瑟是“原罪”。
而他,将作为千年前的前世 红衣主教 审判“原罪”。
醒来的亚瑟存在一秒钟,世间越来越多的无辜生灵将被吸尽精气。
一个月过去,世界已是生灵涂炭。
“原罪”与命定的主教注定为这场灾难负责。
无论他们是否无辜。

“亚瑟…对不起。”
弗朗西斯再次踏入结界,神色凝重地喃喃道。
亚瑟绯红着脸任弗朗西斯侵略颈间的城池,眼神涣散。
花丛间有彩蝶飞舞,与青草的芳香。
两具身体在月光下缠绵悱恻,沉重急促的喘息声跌宕起伏。
弗朗西斯疯狂地吻着亚瑟,因为这将是最后的告别。
“亚瑟,你…相信我吗?”
“笨蛋…我信…哈啊…”亚瑟的眼睛在月光下忽闪忽闪。
眼里有一个月亮,漫天的星辰和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把亚瑟圈在怀里抱紧再松开。
终身监禁封印,完成。

亚瑟永远地陷入了沉睡。
弗朗西斯每日每夜地为他念圣经。


茉莉其实还有一个花语——

你是我的生命。

God saw that the light was good, and he separated the light from the darkness.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