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君三岁半

薄衫如旧,盛世相酬。


幸会。

【aph/仏英】伦敦与巴黎与诗-11

“还疼吗?”弗朗西斯半倚在苍白如纸的病床边,神色复杂地打量着自己缠满绷带的右手。

“不。”

“真的吗?”

“不。”

发觉亚瑟在偷着眼观察自己,弗朗西斯理直气壮地看了回去。

然后他们就这么一直对视到了玫色天幕现身的时分。

“我给你们订的是刚刚那会的机票,现在时间过了,你回不去了。”亚瑟暗暗松了一口气,其实他更想这个法国笨蛋能够陪自己一辈子,只不过这话他可说不出口。

“我叫下面人给你开间客房吧,不过…我们这儿可拒绝提供那种服务。”

“不要,我要照顾你。”弗朗西斯像个孩子似的缠住亚瑟,却倒霉地碰到了他被纱布裹得严严实实的左肩。

“你这是谋杀我。”亚瑟的脸疼得发绿,那色调正巧和他的瞳色呼应得相待益彰。弗朗西斯连忙放开他,乖巧地缩到一旁,一副低头认罪的模样。
一番法式软磨硬泡后,结果当然是机智的法国先生不出所料地获得了与他最最亲爱的英国先生共同享用一间卧室的权利。更加顺理成章的是---他被批准使用柯克兰家最豪华的沙发一夜。

熄了灯,两人间出现了史上最遥远的距离。

我的爱人在床上,而我---在沙发上。

想到这里,法国人重重地叹了口气,一边装睡,一边束起耳朵留心亚瑟那边的动静。根据那边传来的声音判断,他的爱人正在偌大的床上不停地翻滚。

听到沙发上传来均匀的吐息后,亚瑟判断弗朗西斯已经睡熟,便蹑手蹑脚地坐了起来,盘算着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小小地满足一下自己忍耐了足足有两年多的欲望与念想,他把自己从床上挪下去,身上只单薄地挂着一件样式简单的白色睡衣,像个出色的间谍似的,潜伏到弗朗西斯所睡的沙发背后,贪婪地注视着那张熟睡的,让他日思夜想了整整两年的面容。

随着吐息的升温,那灼热的视线逐渐聚拢到法国人微微张开的淡色薄唇上,他仿佛能感受到弗朗西斯淡金色长睫的颤动。络绎不绝的带着红茶涩香的吻如潮水般汹涌在安然浅眠的唇瓣上,被亚瑟一顿折腾到快要醒来的弗朗西斯只觉得面上似有风掠过,他本想挽留这缕温柔的风,手臂微伸,却搂住了正做贼般小心翼翼伏在他身上吻他的亚瑟,索性利用惯性把人往身下一按,亚瑟便被他圈在了怀中。

亚瑟发誓言他这辈子最讨厌的绝对是这两个词—1、弗朗西斯.波诺弗瓦,2、情不自禁。

“大半夜的不睡觉,还对我图谋不轨,难道是想让哥哥我陪你睡?”

“你想的美。”亚瑟的睡衣领子却十分应景地顺着肩滑了下去,一大片吹弹可破的白皙肌肤暴露在入夜微凉的空气中,恍惚了身前人睡意阑珊的眼。

“我想你。”法国人轻笑着,对着那片长夜中唯一的光亮咬了下去。

月光倾泄了一地,温柔地为四处堆放的衣物镶上一层月牙白。树梢上的几只鸟儿,深藏在枝叶掩映的夜色深处,无声地守护着窗内抵死纠缠,紧密相贴在两具年轻躯体。

他们仿佛天一亮,就会化成泡沫,不断上升。

直到天暗下来,再变成长夜中的星辰,无言地守护着这片容不下他们的土地。
 

 
亚瑟是脊柱上的风凉醒的。

晨光把卧室填得满满的,落地窗帘安静地站在那儿,不知传来细碎的鸟鸣,俨然一片岁月静好的模样。

可是亚瑟的心好痛,比他的伤口还痛,比他的腰还痛。

因为昨晚还在与他耳鬓嘶磨缠绵徘徊的人今早已消失在他的世界。

果然法国人都是骗子,骗子,还玩心。

仅管这样埋怨着,亚瑟还是把卧室翻箱倒柜忍着腰部的巨痛翻了个遍,害得他都找不出理由编织出一些“他还在他还没走”的白日梦了。

“弗朗西斯…”亚瑟一丝不挂地抱膝座在偌大的卧室。

中间,把头埋进大腿间,泪水决堤般落在残红与靛紫遍布的肉体上,第一条支流都如刀割在身上一般,钻心的疼。渐渐地鸟鸣也不见了,整个房间只剩下亚瑟柔弱无助的啜泣声了。

弗朗西斯在亚瑟身后伫立良久,将自己的风衣脱下披在亚瑟倦着的肩上“别闹了,会着凉的…”亚瑟明显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半天说不出话来,许久,他仰起头,露出一脸的泪痕与一颈的於痕,让自己哭得红肿的眼,与弗朗西斯对视,弗朗西斯看着亚瑟这般模样,必如刀割,放下刚做好的早餐,把亚瑟抱加床上,撩开他额前的碎发,轻轻印上一个道歉的吻。

“留下来吧,留下来,就…原谅你。”虽然亚瑟并不能说清楚那个法国人究竟做错了什么,他不过是去厨房做了早餐而已,在这种情形下借题发挥绝对是个愚蠢的决定,不过既然已开了口,毫无底气的英国人只好厚着脸皮摆出一副“本大爷勉强大发慈悲地原谅你了”的表情。
“如果可以的话,哥哥我伺候你到世界末日。”弗朗西斯倚在亚瑟床边,欣赏某个平日里保守得要命的家伙正裸着身子坐在乱成一团的事后床上喝早茶,如此难待一见的美景,他弗朗西斯可要多瞧上几眼,这可是只有他才能有幸一瞥的样子。

“有你待在旁边,我天天都在世界末日。”

亚瑟放下还剩四分之一的早茶,开始一圈圈地给自己的左肩换绷带,不经意看到弗朗西斯的右手后,示意他可以和自己一起换。
“你当时说…是你‵欠我的′,此话怎讲呢?”弗朗西斯盯着右手上的绷带与裸露出的子弹擦过的伤痕出神,他始终想不明白亚瑟出于什么原因要结束他自己的生命,还是在自己面前。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