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君三岁半

薄衫如旧,盛世相酬。


幸会。

[Aph/独伊]威尼斯恋人

*异色罪犯独x常色少爷伊
*威尼斯沉没,人类设定
*灵感来自Britney spears-Criminal-mv

——And he's got my name
而他把我的名字
Tattooed on his arm his lucky charm
刺青在他的臂膀 做他的幸运符
——So I guess it's okay
这就足够了

被教堂琉璃滤得流光溢彩的海水没过费里西安诺棕色偏红的发梢,以及其紧贴着的爱因斯结实的胸膛。
他们紧紧相拥,沉沦于世末的温暖。
水漫上来,淹没了爱因斯的发顶。
淹没了,威尼斯的一切。

很久,很久以前。
当费里西安诺还是位贵族少爷的时候,
爱因斯就已经是个全国通缉,无恶不作的罪犯了。
费里西安诺是贵族瓦尔加斯家的大少爷,因天使般的面容与歌声被誉为“威尼斯的明珠”。估计也只有他自己明白,他并不属于这种安逸的,万众瞩目的生活。
爱因斯是个出色的歹徒,烟鬼,酒鬼,除了作恶一无是处。

“小少爷,给爷笑一个~”
“明珠少爷还真是名不虚传,嘿嘿”
“把他裤子给扒了吧…啊你干什么!”
“砰!”
费里西安诺清楚的意识到自己被一群混混给围了,原因是做礼拜时悄悄去大教堂隔壁的烘培店买pasta吃。
但是现在,自己好像是被另一个混混给救了?
费里西安诺难得地瞪大琥珀色的眼睛看清来人。
脸上有疤,白条子背心,黑色帽子,铁十字项链,肌肉…
完美。
“喂。”那人背着光,月光躲藏在他的背后。
“Ve~你好,我…”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对吧?”
“是…是的,谢谢你。”
那人转身欲走。
“对…对了,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没有回应,继续向前走。
“请带我走!”
那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消失在黑幕中。

一个月后,那个“善良”的歹徒还是回来了。
他蹲在瓦尔加斯家卧房精致的窗框上,向缩在被子里看法国小说的费里西安诺伸"出手。
满室的花香与一丝烟酒味。
费里西安诺揉揉眼,再睁大眼睛。
他依旧背着光,与正午的阳光格格不入。
“Ve~我跟你…”
正欲往他结实的胸膛上蹭,却被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捂住嘴。
“唔…走…”
于是他被这位歹徒先生给自愿地“偷”走了。

“Ve~歹徒先生,你叫什么名字呀?”费里西安诺坐在出租屋凌乱的小床上,心情颇好地晃着腿。
“爱因斯。”歹徒从柜子里翻出一张最干净的毯子,平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爱因斯…贝什米特?!”
“哇!原来是你!!”费里西安诺兴奋得差点从床上跌下来,他从小就想成为一个全国闻名的通缉犯。
“你的床。”爱因斯没理他,指了指地上的小毯子。
“Ve~我可以跟你睡在一起吗?”
没有人能拒绝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的笑容。

“爱因斯…"
费里西安诺从背后伸长胳膊环住身前侧卧着的爱因斯,将鼻尖埋入线条分明的后颈间。
“呼…”沉沉睡去。
爱因斯自己都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把费里西安诺这个粘人且无用仅供观赏的羸弱少爷领回家。
智商?不。
战斗力?不。
特殊能力?逃跑…?
可爱?…嗯。

即将破晓的时分,天空晕出危险的暗红色。
繁星渐隐,云霞糜烂。
普蓝加深红,是黑又非黑。
费里西安诺悄悄地从爱因斯的臂弯中钻出去,走出房门,在出租屋旁的草地上找了个舒适的位置,仰躺在草丛中。
青草的芳香,与晨露的味道。
或者说,是晨曦的味道。

呐,这里终究会沉没吧。
第二天在草地上醒来的时候,身旁是爱因斯。

“Ve~爱因斯爱因斯!带我去犯罪吧!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从此威尼斯出现了一对风格迥异的罪犯。
一位负责抢掠,一位负责逃跑。
他们的名字出双入对。
他们的名字是爱因斯.贝什米特和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人们议论着“威尼斯的明珠”的堕落,但这正是他向往的生活。
他爱上了一个罪犯,所以他也成了一个罪犯。

爱因斯一直对费里西安诺很冷淡。不过某次凶残的事后,他破天荒地给摊在床上的小费里倒了一杯热水。费里西安诺看到了他臂膀上新纹的刺青。
——“Feliciano.Vargas"
“幸运符。”爱因斯没有多做解释,只是吻了吻他的额头。

两年后,费里西安诺的生日那天。
爱因斯把还在被窝里的费里西安诺,连人带被子抱到了教堂。
"嫁给我。”
“好。”费里西安诺第三次睁大眼睛,没有像往日一样多说话。
他琥珀色的瞳孔在跳动,随着潮起潮落,节奏性地跳动。
“Ti amo”

威尼斯,沉没。

评论(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