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君三岁半

薄衫如旧,盛世相酬。


幸会。

[aph/仏英] 在街角看见已死去的你


街角尽头的咖啡店窗玻璃上吸附着一层初秋的水汽。
我停下脚步,与玻璃那端的茉莉花相互问候。
你在窗的那一端,身旁萦绕着流连四季的花香。
你向我笑一笑,翡翠般的眼眸中升起一轮绿色的新月。

我将左手附在玻璃窗上,却触碰不到你。
你也将右手与我的左手贴合,奇妙的是我们之间只有一厘米的距离了。
不能再近一些了。
我们之间的距离,永远停留在精准的一厘米。

你将浅色的唇贴在玻璃上,用口型对我说——
请你留下来。

温热的气息拂过玻璃表层,却没有朦胧的水汽。

我也将唇贴合在玻璃上,与你相叠。
玻璃上泛起灰薄的,属于深秋的雾霭。

我不敢眨眼,直到风抚弄我的眼睫,干涩的眼眶分泌出湿润的液体。
我好怕眨眼的瞬间,
你会消失不见。

茉莉的花香逐渐浓郁,我深深眷恋这属于我们的回忆。
深呼吸,发现身后有人影掠过。
匆匆的邂逅是如此诗情画意。

回头发现,你不见了。












也罢,你已逝去多年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