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君三岁半

薄衫如旧,盛世相酬。


幸会。

[aph/仏英]玫瑰红,紫罗蓝


——我说我好像在哪见过你,你笑着说没关系。

“早安,我的小亚蒂。”
“哥哥我是世界的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我爱你。”

他每天清晨对我说的永远都是这三句。
这样的日子大概已经有三年了。
我却永远都记不得他的名字,他的样子,以及每个昨日他对我做的一切。

真奇怪,除了他之外的事物我记忆犹新。
唯独他,我每天忘记他一次。

我每天将关于我和他的事情写成日记,次日翻阅时却如同在读别人写的小说。

他的眼睛是紫罗兰的颜色。
就像月色下的一汪星辰从夜光杯中溢出,坠入深海。
他的眼眸深处鸢尾开遍,如同光影流转的花园。

他会在我入睡时分用手轻轻梳理我的碎发,并将一朵殷红的开得绚烂的玫瑰别在我耳际的发丛中。
他对我说——
晚安,亚蒂。
这时候我多想开口告诉他
我爱上他了。
可我已沉沉睡去。

我每天都会爱上他。
尽管对我而言,每一天都是初见。
书中的爱情多半是热情的玫瑰的红,
而我们的故事,也许是漫山遍野玫瑰丛中安静怒放紫罗兰的蓝。
瑰丽,沉静,执着而浪漫。


——玫瑰红,紫罗蓝。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