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君三岁半

薄衫如旧,盛世相酬。


幸会。

[aph/仏英]巴赫旧约

//大提琴诗人法x钢琴作曲家英

——Hast du Bach gehört?Kannst du Bach spielen?Singe jetzt diese Song für dich, hast du verstehen?
——Lieber, ich liebe dich.

“呐,你也喜欢巴赫吗……”亚瑟凝视着弗朗西斯家谱架上的《十二平均律组曲》喃喃自语。
“比起巴赫先生,哥哥还是更喜欢你呢。”弗朗西斯伏在亚瑟耳边的碎发间笑了,水汽附着在耳垂上,渡上一层丝绒质感的橙红色。
亚瑟没有说话,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出神。
“还记得我们的相遇吗?”

那是弗朗西斯第一次亲耳听到如此流畅典雅的旋律。
琴键交织旋转着奏出传世的乐章。
巴赫的《十二平均律组曲》,弗朗西斯悄悄地记在了心里。
演出台上的人金发碧眼,用白瓷形容他的肌肤也不为过。陶醉且深情,似是在为了恋人演奏般,舒展着有些粗的眉。他的指节白皙修长,有力地叩击在弧度完美的琴键上。
观众席上人山人海,弗朗西斯只是其中一位。
一曲毕,掌声雷动。
弗朗西斯只是其中一位。

“亚瑟,你叫亚瑟,亚瑟…亚瑟.柯克兰!"弗朗西斯小跑着追在亚瑟身后,雨滴落在他面上,斜拉成几条疏密的透明丝线,这位平日里风度翩翩的诗人此刻显得有些狼狈,“请等一下!”
亚瑟回头看到是个长卷金发的男人,没有理他,继续向前走。
踌躇几步,停下,转身。
“一起…一起走吧。”
一把黑色的伞出现在视野上方,雨似乎停了。
弗朗西斯难以置信地看着亚瑟,亚瑟抿紧几乎没有血色的薄唇,沉默着与弗朗西斯并肩向前走。
“只是…可怜你而已。”

弗朗西斯的谱架上从此多了一本薄薄的《十二平均律组曲》。
每到雨天,他就会用他心爱的大提琴演奏这支优雅的曲子。
因为那次的相遇,弗朗西斯要到了亚瑟的联系方式。
他每天为他写一首诗,小心地放进精美的羊皮纸信封,盖上邮戳,寄给心心念念的他。
半年后,一百八十二封信,一百八十二首诗。
他收到了第一封回信。
“来听我的演奏会吧。 -亚瑟.柯克兰”
八个书写严谨的字,是弗朗西斯目前所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

亚瑟坐在演奏台的钢琴前,对弗朗西斯点头示意。
弗朗西斯回给他一个前所未有的认真的微笑。
亚瑟有些惊讶,投入演奏。

第一个音从琴键上流泻而出。
是《十二平均律组曲》。
这一次,弗朗西斯不再只是众多观众中的一位。
他们的目光不时地交叠在一起,发现对方在看自己后,又慌乱地移向别处。
弗朗西斯觉得半年前那一次听这首曲子的感觉,是惊艳,是仰慕。
而这一次,是不明来由的契合与满足。

“在一起吧,亚蒂。”
亚瑟没有否决,向弗朗西斯眨眼睛,以掩饰眼底的惊喜。
他们在一起了。
诗人和作曲家在一起了。

他们每半个月见一次面,每次见面亚瑟为弗朗西斯演奏一首为他而作的曲子。
一百八十二首钢琴曲,一百八十二首大提琴和奏。
一百八十二首合奏,两千七百三十天。
加上他们的相遇,整整九年。

他们赋悲欢以乐,话离合为诗。
也曾争吵过,疯狂过。
坐在演奏厅的台阶上,无论是晴是雨,一把黑伞能够化解一切矛盾。

“《十二平均律组曲》…"
是我们的开始呀。

——我为你创作了几百世纪,注定有结局。
——Lieber, ich liebe dich.

*巴赫的作品《十二平均律键盘曲集》被誉为"钢琴音乐中的旧约全书"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