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君三岁半

薄衫如旧,盛世相酬。


幸会。

【Aph/仏英】塞纳河畔的邂逅

二月,巴黎雨季。
行人沉醉在塞纳河畔的风雨中。
濛濛,霏霏,别致的罗曼蒂克。
Le Pont des Arts,艺术桥。塞纳河上舒展的拱桥之一。专供行人行走嬉戏,是一座欢快又不失优雅的的步行桥。
流浪歌手弗朗西斯抱着心爱的木吉他坐在桥尾,多情的音符从琴弦上与艺术家的口中缓缓溢出。
他感受到了雨,所以他享受着雨点划过发丝的节奏感。
有那么一刹那,身前的光似乎被掳走,雨点的敲击似乎也静止了。
一切都静止了,艺术家的天空中出现一把英伦格子伞。

米色长风衣,绿格子围巾。
金色短碎发,祖母绿般的眼睛。
精致的脸庞像瓷娃娃一样。
眉毛…有点粗?

弗朗西斯给青年一个感谢的微笑,青年把脸扭到一边去,绕道他身后继续为他撑伞。
流浪歌手继续唱,唱那些缠绵悱恻的故事。
青年沉默着为他撑伞,围巾后的脸颊有些烧红。

时间如河水般流逝,两个小时过去了。
天色渐沉,落日黄昏。
夕阳将两人的发梢镀为极浅的橙色,美轮美奂。
“我…的名字是亚瑟.柯克兰。”青年别扭地别过脸看向黄昏色的湖面,企图掩饰面颊上的绯红,“巴黎好冷啊。”
弗朗西斯觉得这个英式口音的外地青年很有趣,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能力尤其出众。
“Bonjour,哥哥我叫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将及肩的长卷发撩到耳后,挽起青年冻得白里透红的左手,在上面印下极浅的,礼节性的一吻,“他们都叫我弗朗。”
“胡子…胡子笨蛋。”亚瑟抽回手,红着脸使劲地擦着左手手背。

弗朗西斯又唱了会儿歌,天暗下来。
回头发现亚瑟已经不见了。
雨停了。












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




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