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君三岁半

薄衫如旧,盛世相酬。


幸会。

【独法】我的愚蠢的神棍先生

纳粹士兵独x洛林神父法

“卧倒!一级警戒!”熟悉的爆破声与德语简令声远逝后,尘嚣褪去。朦胧中,我寻着了那个时候的你。
你消失在小雨淅淅的街头,消失在萧条废院的转角,如同一阵阴郁的风,脚步轻飘而迟钝。
这里是,洛林。
旧式的教堂梁柱,斑驳的断壁残垣,文艺复兴时期的半身雕像,散落在卷起灰尘中的唱诗班名册,残缺的各式传教图册宣告着和平时代的终结。
你蹲在仅存的一节完好的大理石台阶上,满是泥浊的手指绞缠在金黄的发丝间。眼眶渐渐红了,氤氲着一层若有若无的水雾。你耷拉着凌乱的脑袋,发出幼猫般的呜咽,却没有掉下一滴眼泪。
我不由地回想起那年秋末断头台上你的笑容。明媚,释然,恍若迎接着一个崭新的时代;回想起你从神权的古董玩意中一步步走出去,可这时的你却仍是选择了这样的一个教堂去憩息。
你这愚蠢的法国神棍。
你缓缓起身,不忘仔细地拭去大衣上的灰尘。你向我走来,却是虔诚地望着我身后的耶稣像。我摘下胸前的铁十字,静静放在一旁。
看啊,神棍先生。我把你最痛恨的铁十字摘下来了。
你看看我吧,看看我吧。
我知道,我真切地察觉到,我的灵魂在逐渐消失。伸出的双手,每一根血管清晰可见。我知道,我本不属于这里。我知道,这只是我临死前思念的凝结。
可我知道,从我当上雇佣兵的那一刻起,我的生命属于德意志,属于我的故土与我所追求的信仰。
可我知道,从那次偶然的遇见开始,我的灵魂,由始至终,都只注视着你。
我的愚蠢的神棍先生。

评论

热度(16)